襄阳新晋米字型综合铁路枢纽

发布日期:2019-10-27 15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2009年12月26日,武广高铁正式运营,武汉到广州3个小时便可到达。这是中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高铁。

  为了强化自身在高铁时代的交通地位,武汉、郑州、西安、合肥等省会城市都在打造高铁枢纽,尤其是米字型高铁枢纽。

  作为非省会城市,襄阳新晋米字型综合铁路枢纽,在国内十分少见。它将重现襄阳历史上“七省通衢”的辉煌,提升我省铁路交通的整体实力。

  翻开湖北交通地图,以武汉为中心,纵横南北、贯通东西的米字型高铁网已然成型。

  从武汉出发,据ERA的数据称5%后。1小时至3小时可抵达省内城市以及郑州、长沙、南昌、合肥等中部省会城市,4小时至5小时到达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地区,6小时至7小时抵达太原、重庆、昆明、南宁、海峡西岸等地。据统计,从武汉乘高铁可直达全国23个主要大城市。

  截至2018年底,湖北高铁运营里程达1102公里,全国近30个省会及重点城市被纳入武汉“半天生活圈”。

  往东,从襄阳直达上海,坐动车最快需7个多小时,坐普通列车最慢则长达23个小时;到北京、到广州,则需要十几小时。十堰到上海没有开行动车,乘火车直达需要19小时到25个小时。

  往西,从襄阳到重庆没有动车,坐火车需要11小时到13小时;十堰到重庆最快要8小时。

  而神农架、兴山、南漳、保康等地,长期没有开通铁路,制约了脱贫及旅游业发展。

  鄂西北已开通动车的城市,也存在运能严重不足等问题。“襄十随”是我省主要的汽车工业走廊,人口稠密,客货运量都比较大。目前,十堰和武汉之间每天动车组仅有5对,该管段各站日均发送近1万人次。汉丹线、焦柳线还要兼顾货运,运能矛盾较为突出。

  历史上,鄂西北交通地位突出。襄阳自古即为交通要塞,素有“南船北马、七省通衢”之称,历来为南北通商和文化交流的通道。

  在唐朝中叶,十堰上津为当时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。南粮北运西部通道以汉口为集散地,穿汉江,翻秦岭,达长安。人、货通过上津翻越秦岭小道直至关中。上津有“控秦楚水上之交通,扼鄂陕陆路之咽喉”之说。

  浩吉铁路通车后,设计能力为每年2亿吨煤炭运量,将大大缓解焦柳铁路、汉丹铁路的货运压力。

  汉十高铁、郑万高铁开通后,襄阳往返武汉、广州、重庆、西安、北京等5个方向都有时速350公里的高铁,与武汉、郑州、产业观察:主动而为联,重庆、成都、西安等特大城市形成1小时至2小时经济圈。

  3条铁路开通后,襄阳铁路运营里程将达到800多公里,是目前的2.6倍。襄阳将初步形成以郑万高铁、焦柳铁路、浩吉铁路为“三纵”,以汉十高铁、汉丹铁路、襄渝铁路为“三横”的铁路运输网络,成为武汉至西安、太原经郑州至南宁、北京经郑州至重庆、武汉至重庆4条快速铁路通道的重要枢纽和节点。

  浩吉铁路襄州北站是全线最大的列车编组站,目前已建成19股道。按照设计,这里还将继续扩建,最终形成28股道。万吨煤炭列车在这里分解成两列5000吨的列车,一部分会通过襄阳北站进行分流,通过既有的襄渝、汉丹、焦柳线到达各地,另一部分通过浩吉铁路直达沿途各站。

  省发改委材料显示,今年我省铁路将实现新增运营里程856公里,成为有史以来新增运营里程最多的一年。湖北省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,构建全省“三纵三横两斜”高速铁路网、“四纵三横”普速铁路网。

  “三纵三横两斜”高速铁路网中的“三纵”为京广高速铁路、阜阳至黄冈至九江高速铁路、襄阳至常德高速铁路;“三横”为沪汉蓉铁路、武汉至杭州高速铁路、沿江高速铁路;“两斜”为郑州至万州高速铁路、西安至武汉至九江高速铁路。

  “四纵三横”普速铁路网中的“四纵”为京九铁路、京广铁路、焦柳铁路以及浩吉铁路。“三横”为襄渝-汉丹-武九铁路、三峡铁水联运铁路-长荆铁路(含江汉平原铁路)、常德至岳阳至九江(南昌)铁路。

  搭上高铁快车,鄂西北铁水公空齐发力,为我省打造“祖国立交桥”增添新动力。